We Work进入中国市场 毛大庆:望优客工场能后来居上

按照毛大庆的规划,今年优客工场还将开业35个项目,遍及国内十几个城市,规模约在12万平米左右,达到25000个工位,到时将有约3000家创业企业在优客工场办公、孵化并快速成长。

按照毛大庆的规划,今年优客工场还将开业35个项目,遍及国内十几个城市,规模约在12万平米左右,达到25000个工位,到时将有约3000家创业企业在优客工场办公、孵化并快速成长。


maodaqing

陈植


“按照这个规划,我们一年的发展速度,已经抵得上WeWork过去6年的发展成果。”毛大庆告诉记者,若明年优客工场再签约50个项目,应该能达到美国WeWork目前的发展水平,他的后来居上计划也基本宣告成功。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远在太平洋彼岸的We Work近期突然决定进入中国市场,似乎一下子打乱了毛大庆的追赶计划。

3月14日,由原万科高级副总裁毛大庆创建的共享办公企业——优客工场完成了A+轮约2亿元人民币股权融资,估值接近40元亿人民币。而在2天前,美国共享办公公司WeWork则成功融资4.3亿美元,估值高达160亿美元。

“在估值方面,我们还是存在不小的差距,但我希望优客工场能够尽快后来居上。”毛大庆在诺亚财富举办的第三届中国(上海)财智湾区论坛举行间隙,接受记者专访时坦言。

一年前,他从万科离职,踏上了自主创业征途,创建了优客工场。

起初,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毛大庆在玩转自己的新房产生意——在共享经济理念的名义下,吸引众多创业企业入驻优客工场商业地产项目,实现可观的租金收入。

“其实,这里存在很多误解。优客工场的使命,是提供一个联合办公与企业孵化空间,最终培育出更多的独角兽企业。”他说,所谓独角兽企业,主要是成立时间较短、估值却超过10亿美元的新兴技术企业。

毛大庆也坦言,自己的创业征途,并不轻松。一方面是国内资本涌入共创空间这个新兴领域,由于行业缺乏权威的评估标准,导致共创空间业务模式千奇百怪,怪像频现;另一方面则是WeWork等境外共享办公新贵企业虎视眈眈,正借助资本优势纷纷进入中国抢先市场先机。

“坦白说,我不惧怕竞争,反而更希望和高手过招,共同推动共创空间这个新生行业更好地发展。”他直言:

70%WeWork+30% rocket space的商业模式

毛大庆回忆说,在他创建优客工场初期,有个问题一直缠绕在自己脑海里,就是优客工场究竟是怎么样的公司。

事实上,围绕这个问题,不同行业人士也是众说纷纭。

在房地产业内人士看来,毛大庆就是在做商业地产项目。但与传统商业地产运作不同的是,毛大庆更善于抓住共享经济的概念,吸引众多创业企业入驻,创造更客观的租金收益。

在不少创业者眼里,优客工场无非起到孵化器功能。它除了提供创业企业所需的办公场地,还通过联合办公运作模式,创造了一个创业者、风险投资机构、各类中介服务机构人士时时聚会的人脉社交平台,更全面地推动创业企业快速成长。

在风险投资人士看来,毛大庆则是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随着太平洋彼岸的WeWork商业模式的迅速崛起,他凭借自身在房地产领域的广阔资源网络,创建一个中国版的WeWork,足以吸引大量风险投资,并实现上市获得巨额财富。

“我想澄清的是,优客工场真正的商业模式,既不是商业地产,也不是纯粹的孵化器,更不是中国版的WeWork。概括而言,优客工场是70%WeWork,以及30%rocket space的结合体。”他表示。

他解释说,之所以借鉴了70%WeWork运作模式,是共享联合办公模式,不仅仅针对创业企业,众多自由职业者与小微企业都可以入驻,优客工场会对每个入驻者提供财务、税务、法务、人力资源关系等服务。但优客工场与WeWork也有不同,比如在开放工位与独立办公室的配置比例方面,相比WeWork在美国的开放工位数量要高于独立办公室工位,优客工场尽可能将开放工位和独立办公室工位的比例设为1︰1。

毛大庆的规划

“主要是考虑到中美两国共享联合办公有着不同的文化差异,尤其是中国正处于万众创新,万民创业的新发展阶段,新创企业数量不会低于美国。”毛大庆指出。而他更看重的,是优客工场所拥有的30%rocket space特质。

在美国,rocket space被视为顶尖的企业孵化器。不少独家兽级别的新兴技术企业都是从rocket space孵化出来的。究其原因,rocket space一方面对入驻的创业企业有着极高的审核要求,需要创业企业拿出足以令人信服的广阔发展前景与技术创新优势,另一方面rocket space为所有入驻企业配置行业最优秀的创业咨询、风险投资、财务、人力资源机构提供各项服务,帮助他们尽快成长。

正是基于这种兼容WeWork与rocket space的商业模式,毛大庆将优客工场的盈利模式分成四大块,一是传统的商业楼盘房租收入,约占总收益的30%-40%,二是促成企业吸引风险投资的咨询服务费用;三是自己发起创业投资基金,收取相应的管理费与超额利润分红,四是优客工场自有资金也会参与一些优质项目的跟投,获得相应的投资收益。

如今,他每天除了寻找新的办公场地扩大优客工场布局,还花费大量时间密集约见各行业创业团队,吸引其中的佼佼者入驻。

截至去年底,优客工场已经开业了7个项目,分布在4个城市,总经营面积达到约2万平方米,提供了3000个工位。

按照毛大庆的规划,今年优客工场还将开业35个项目,遍及国内十几个城市,规模约在12万平米,达到25000个工位,到时将有约3000家创业企业在优客工场办公、孵化并快速成长。

“按照这个规划,我们一年的发展速度,已经抵得上WeWork过去6年的发展成果。”毛大庆告诉记者,若明年优客工场再签约50个项目,应该能达到美国WeWork目前的发展水平,他的后来居上计划也基本宣告成功。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远在太平洋彼岸的WeWork近期突然决定进入中国市场,似乎一下子打乱了毛大庆的追赶计划。

WeWork进入中国的挑战

面对WeWork这个强劲竞争对手的上门“挑战”,毛大庆显得相当洒脱。

“坦白说,我欢迎WeWork来到中国,这不仅仅是基于我和WeWork创始人是很好的朋友,更在于大家可以一起推动这个新生产业更健康更快地发展。”他透露。

近期,他听说不少业内人士觉得WeWork在中国可能面临水土不服,但他的判断恰恰相反。因为他知道一个秘密,WeWork创始人早年在中国宁波做了几年外贸生意,对中国经济发展与商业文化模式非常了解。

“去年秋天,我们还见面聊了很久,主要关于中国共创空间与联合办公模式的发展前景与瓶颈,还有如何用互联网思维完善联合办公+孵化器模式的生态圈,临别时我还赠送他两本书。”毛大庆指出。如果WeWork来到中国,自己能和这样的行业高手过招,也感觉其乐无穷。

但他也提醒自己,关键是优客工场自己能否成为一个高手,因为只有高手之间不断过招,才能推动整个行业的进步。

“就我个人感觉,优客工场在某些方面未必处于劣势。”他认为,WeWork商业模式能获得如此高的估值,与WeWork创始人童年经历所衍生的创业理念息息相关。

WeWork创始人的童年,是在以色列部队大院度过的,当时众多小伙伴在一起合作玩游戏,分享彼此的观念与开心事,奠定了他对联合办公运作模式的不断完善,有着很深入的理解与认知;而他自己童年也曾在街道度过,也有过相似的社区生活体验,也能将自己的所感所悟融入到联合办公+孵化器的运作模式里,最终创建出更多独角兽企业。

“当然,我和WeWork创始人是很好的朋友,我们都希望这个行业市场蛋糕能越做越大,因为在一个不断增长的市场里,大家可以减少恶性竞争,形成良性竞争格局助推行业更好地发展。”他坦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We Work进入中国市场 毛大庆:望优客工场能后来居上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