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以社区为卖点的年轻人公寓,你感兴趣吗?

WeLive 更接近于年轻人在旅行和定居之间的一个过渡选择。

WeLive更接近于年轻人在旅行和定居之间的一个过渡选择。


welive

华凤仪


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 WeWork 将它经营社区的概念从办公空间扩张到了居住空间。

本周一,它的共享居住产品 WeLive 在 1 月份运行内测之后正式向公众开放。目前有两处门店可选,美国纽约和水晶城(Crystal City)。

WeLive 提供一室公寓(studios) 、一居室、两居室以及 3 人以上多人间,最多可住 8 人。每个套间平均在 40 平方米左右,最大的一套是 93 平方米。

看一下 WeLive 的营销宣传。WeLive 说它可以拎包入住;租期灵活,可以按月缴纳租金,没有中介费,不需要 40 倍租金证明;还提供家政和礼宾服务,这些听起来像是服务式公寓。

作为一个运营社区的公司,WeLive 设有一系列公共活动空间,包括酒吧,公共厨房,可以上瑜伽和芭蕾课的健身教室,以及设有乒乓球台和桌球台的洗衣房。还会举办社区活动,比如 Happy Hour、唱 K;另外和 WeWork 一样,也有一个WeLive App,以及提供充足的饮用水、茶、咖啡和啤酒等。

共享居住这件事 当然并不新鲜,它比共享办公来的更早,满足不同需求的商业化运营的居住产品也有很多。WeLive 从硬件配置和租期服务上来看,像是服务式公寓;而在另一些特征层面上,多人分享房间,设置公共交流空间,以及面向年轻人,它像是租期加长版的青年旅社,虽 然后者面向旅行需求。即使是和 WeLive 形态最类似的居住产品也出现很久了,比如在中国就有“YOU+国际青年社区”,还有做老房子改造的翌成创意旗下也有长租公寓产品。

WeLive 的宣传
卧室
公共洗衣房
水晶城门店的健身教室
健身教室
健身教室课程表
过道里的沙发上也可以工作
还有一个屋顶露台,后期还会建个泳池。
共享厨房里大家可以一起做饭
独立厨房
洗手间被故意设计得很大,以平衡其他空间的狭窄。
灵活的收纳设计,以及保持中立的风格倾向,给租客以发挥空间。

WeLive 纽约门店目前可以租到的最便宜的一个位置月租 1375 美元,是类似那种在多居室的客厅里用帘子隔开的墨菲床(一种可以合到墙上的床),或者靠近门口的壁龛床。而独立一室公寓则从 2000 美元起——按照纽约的房租来看,这个价格其实并不便宜。另外还有 125 美元的设施使用费,包含网络、无线电视、健身、健身课程和每月清洁服务。水晶城门店会便宜一些,月租 1000 美元起。

WeWork 的联合创始人 Miguel McKelvey 对福布斯杂志表示,“这是一个试验,还没有一个定论。”

根据时代杂志,WeLive 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共同居住的理念并不适用于每个人,它更适合年轻人。更小的私密空间可以鼓励人去接近公共空间,而结交更多朋友。对于视公寓为独立领地的租客来说并没有吸引力。他们的公寓预装了进入纽约的入门基础套件,其他公司试过类似的模式但是失败了。

如此看来,WeLive 更接近于年轻人在旅行和定居之间的一个过渡选择。如同 WeWork 适合还没有发展成熟的小型创业公司或者自由职业者,WeLive 很适合那些初到一个城市还没有安稳下来的年轻人。

WeLive 纽约的那家店和 WeWork 是在同一栋建筑,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 WeWork 认为他们的共享办公和共享居住的租客是类似可以相互置换一群人,在一起会同时增强两个产品的吸引力。

既然很多年轻人喜欢 WeWork 具有创造力的社区概念办公空间,那么他们很可能也会喜欢类似理念下的居住空间。从办公空间到居住空间,WeWork 向多类型空间的扩展是顺理成章的,这将帮助它在建设一个年轻人社区概念下,生态连贯的生活方式空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这种以社区为卖点的年轻人公寓,你感兴趣吗?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