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金鹏密集增持背后:万科集团高管在左右互搏?

如果按照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秘谭华杰的说法,深圳盈安财务顾问企业的全部资金全部来自于万科员工,也就是说国信金鹏分级1号私募基金全部由万科员工“承包”。

如果按照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秘谭华杰的说法,深圳盈安财务顾问企业的全部资金全部来自于万科员工,也就是说国信金鹏分级1号私募基金全部由万科员工“承包”。


bodou


如果按照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秘谭华杰的说法,深圳盈安财务顾问企业的全部资金全部来自于万科员工,也就是说国信金鹏分级1号私募基金全部由万科员工“承包”。

“我不购买国信金鹏分级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国信金鹏1号私募基金)。”“原因很简单!单位最高净值才1.01。”普通投资者的心声并不影响其销售业绩6天17.5个亿。

8月28日,该基金砸4亿元现金再次购入万科A股46299716股,总共占公司总股本的2.34%,坐稳了万科A的第三大股东与第二大股东仅有咫尺之遥。而前两位股东是华润股份有限公司和HKSCC NOMINEES LIMITED。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28日刚刚成立的国信金鹏分级1号私募基金(投资经理为钟宇),成立伊始就开始密集增持万科A,最近一周内更是两次增持万科A。而参与此次万科A增持的深圳市盈安财务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安合伙”),是包括万科集团(专题阅读)董事会主席王石在内的1320名事业合伙人组成的,他们通过华能信托的信托计划注入盈安合伙。而国信金鹏分级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只是他们托管的国信金鹏的一个产品。

这从一些关联的人事安排中可以窥见一斑。比如盈安合伙的法定代表人是丁福源,丁福源是万科集团监事会主席,但知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丁福源也不是这个项目的真正操盘手,这项计划的背后真正操盘者是万科集团副总裁祝九胜。

香港粤海证券投资银行董事黄立冲告诉经济观察报:“在房地产下滑时,通过资产管理计划大量增持自己公司的,其实是拿着员工的金钱来阻挡控制权,这个计划的根本不是财务回报,而是万科高管自身的控制权,从财务回报率角度来说,对投资者是不利的。”

神秘的基金

万科公告显示:盈安合伙本次购买股票的平均价格为8.83元/股,共使用约4.09亿元资金。其中一部分资金来自事业合伙人集体委托管理的经济利润奖金集体奖金账户,剩余为引入融资杠杆而融得的资金,盈安合伙通过证券公司的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共持有公司A股股份2.5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4%,其中一部分资金来自事业合伙人集体委托管理的经济利润奖金集体奖金账户,剩余为引入融资杠杆而融得的资金。

盈安合伙是包括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王石在内的1320名事业合伙人组成的,其主要通过证券公司(盈安合伙)的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继续大手笔增持万科股票,记者从国信证券相关人士获悉:国信金鹏分级1号是一种不设期限的资管计划,可以通过设置优先、劣后级保障投资收益,如果长期看好万科及其管理层,杠杆资金可以作为优先级LP,享受低收益、低风险的资金安全保障,而盈安合伙也可以作为GP主要为资管计划兜底。

根据记者查询资料显示:深圳盈安财务顾问企业的普通合伙人为深圳市盈安财务顾问有限公司,有限合伙人为上海万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盈安财务顾问有限公司是万科事业合伙人集体委托管理经济利润奖金集体账户的第三方,通过华能信托的信托计划注入盈安合伙,并且不管是盈安财务顾问有限公司还是上海万丰、华能信托,其资金来源都是万科的1320名事业合伙人。

国信金鹏分级1号私募基金分为预期收益和风险不同的份额A(52%)、份额B(20%)和份额C(28%)三个级别,若不安排开放份额A参与集合计划,份额B和份额C的参与比例不受限制,5年内本集合计划份额A和份额B退出需事先征得份额C持有人同意;份额A持有人因本集合计划触及平仓线,且份额C持有人未根据本合同约定追加资金,退出不受此款规定限制。

如果按照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秘谭华杰的说法,深圳盈安财务顾问企业的全部资金全部来自于万科员工,也就是说国信金鹏分级1号私募基金全部由万科员工“承包”。按照券商集合理财产品不能公开宣传的行业规范,但国信金鹏1号在多个理财产品网站看到其产品推广信息,并且记者在致电国信证券理财顾问时,对方表示在开放日记者可以进行申购,甚至可以提前预约申购,并且没有明确指出这只基金的走向就是走向万科A,这份基金的托管者就是万科高管,目前国信金鹏分级1号总共募集资金17.5亿元,其中A计划为9.1亿元,B计划3.5亿元,C计划4.9亿元,这些资金跟万科高管增持资金总额相近。

左右手互搏

集合资产管理业务,通俗地讲就是券商接受投资者委托,并将投资者的资金投资于股票、债券等金融产品的一种理财服务,其主要针对高端客户,国信金鹏分级1号私募基金定向投资于万科A。

根据万科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实现营收409.62亿元,同比下降1.04%,万科上半年房地产业务毛利率为 21.88%,同比下降1.90%,继续呈现下滑态势,而随着住宅市场的不断饱和,8月28日,凯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凯雷集团”)拟购买万科9个商业物业的股权,交易金额约70亿元,业绩下滑,卖掉商业地产项目,王石甚至公开表示:“万科转型仍不明朗,很担心下一个倒台的就是万科。”

接近万科的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万科高管最终的持股愿望预期是10%,再加上万科第一大股东华润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14.98%,以及刘元生持有的1.22%,完全可以形成联合对抗“野蛮人”,但这位人士告诉记者:“防止控股权旁落只是万科高管的一个目的而已,真正的目的还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吸纳社会资本进入万科,摆脱对股权融资的依赖。

虽然这种说法遭到了万科高管的否定,但万科转型的步伐让其陷入资金链困境的传言非空穴来风,北京万科总经理毛大庆告诉记者,北京万科十分看好写字楼市场,并且已经准备进军写字楼领域,而吉林松花湖度假区的投资建设,更是万科集团成立30周年以来,首次涉足滑雪度假产业,也是万科集团未来10年面向“城市配套服务商”战略转型、进一步践行企业社会责任的又一全新尝试,上述这位人士告诉记者:“旅游地产、写字楼等都是长线产品,投资回报周期长、投入大,这个时候需要一定的资金是非常正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国信金鹏密集增持背后:万科集团高管在左右互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