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盘!首都以东楼市遭遇冰冻

过去一年,北三县的房价比深圳更为疯狂,而现在,这是一个“日报告、周汇总、月分析”严密监控下的最新版房地产故事。

过去一年,北三县的房价比深圳更为疯狂,而现在,这是一个“日报告、周汇总、月分析”严密监控下的最新版房地产故事。


loushi

刘诗洋


车过通州,驶过波光粼粼的潮白河,从看到那座仿照建国门和复兴门设计的彩虹桥开始计算,首都北京东南方向延伸的近700平方公里土地,一片安放着无数北漂梦的区域,就是中国楼市新近的故事发生地。

4月中旬一个周末的下午,与通州一河之隔的潮白河孔雀城里一片寂静,整个案场只有三四个购房者,他们正围在仅有的几个销售人员面前听区域优势讲解。对于这些还想买房子的人来说,他们注定要失望而归。因为这个几乎覆盖了大半个大厂回族自治区的楼盘,现在已经无房可售。

“现在没房,都卖完了,后面开几期,多少钱,都不知道。”尽管巨大的沙盘上还有无数已规划好的空地,但似乎所有的销售人员都显得有气无力。

像一辆踩满油门的汽车,过去大半年,环绕北京东部的北三县(一般指燕郊、大厂、香河)楼市曾一路狂飙,房价在短短几个月内迅速翻倍。那时的潮白河两岸一度因楼市而沸腾。但半个月前,政府突然一脚刹车,就让喧嚣了半年多的这片热土直接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停滞状态。

就在一年前,北京市政府将搬迁至通州潞城的消息刚开始在网络和朋友圈蔓延。那时,这个距离政府搬迁所在地仅一河之隔的楼盘曾雇佣上百人的代理销售团队,在地铁和公路沿线寻觅购房者。因为买房人众多,销售急切地催促购房者赶快下定,不然隔天就会涨价。

而现在,不仅仅是大厂,北边的燕郊,也有不少楼盘“卖完了”。穿过彩虹桥来到燕郊著名的售楼一条街,往日的热闹不再,几乎每个售楼处里都人烟稀少,一些销售中心甚至干脆大门紧锁。一位当地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最近一段时间常有政府工作人员过来查看,不少项目因为各种原因被要求“封盘”。

在房产信息网站上搜索“燕郊”可以看到一百多个楼盘,但目前燕郊的二手房已经暂停网签,这座曾经著名的“睡城”现在已没有多少房子可卖了。

即便是在距离北京更远的香河,“卖完了”的现象也同样存在。一些当地人说,这些项目并非已卖完,而是无法卖。但具体为什么无法卖,众说纷纭,有人说项目“是真卖光了”,也有人直言“是上面不让卖了”。这令不少最近前往燕郊看房的刚需客感到困惑,在一排排高耸的大楼面前,他们只能望楼兴叹。

燕郊的停售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4月20日香河也传出将停止二手房网签的消息。虽然后来香河房管局表示此次暂停网签只是系统维护,并已于隔天恢复。但这个消息还是引发大量关注,因为如果连香河也全面停止网签,那么整个北三县超过7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就只剩下大厂回族自治区的二手房还可以交易了。

除了长三角楼市普涨,北京首都以东这片土地上房地产交易近乎停滞,是近期中国楼市发生的又一件神奇事件。在政府提出大力去库存的政策导向后,这片经济疲软,楼盘众多的地方却进一步严控楼市交易,到了完全阻断市场交易的地步。

事实上,政策的摇摆,令北三县楼市常年忽上忽下。在京津冀一体化和北京市政府搬迁的双重利好下,北三县房价曾在过去一年飞速攀升,而自4月初廊坊发布楼市新政以来,一轮严厉针对楼市的风暴,就像一脚重重的刹车,让此前一路奔驰的楼市瞬间冰冻。

4月1日晚间,廊坊市政府对外发布了《关于完善住房保障体系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内容涉及规范市场秩序、非本地户籍限购、差别化住房信贷、严格规划管控等九项措施,其主要针对的便是廊坊市下属的三河市(燕郊)、大厂回族自治县、香河县、固安县。

这份“廊九条”对非本地户籍限购一套,且购房首付款不得低于30%的要求,令不少人也将它看做北三县楼市全面限购的前奏。当时就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更具体的调控细则应该会随后公布,燃烧了近一年的北三县楼市,就要走向终结了。

之后证明,廊九条确实只是开始。4月11日,三河市政府发布了一份名为《三河市促进房地产业平稳健康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的文件,除了贯彻外地人限购外,这份文件还直接提出了限定申报预售价格上涨幅度,销售价格六个月内不准调整,六个月后上涨幅度不超过10%等严格要求。

这给已经被限购政策冰冻的北三县楼市又一记重击。尽管仍无更多具体办法,但这份文件要求各部门建立“日报告、周汇总、月分析”的楼市监管联席会议制度,以及关于严厉打击违规经营的措辞和态度,却极为强硬。

在两级政府分别发文后,环绕北京东部的整个北三县楼市就此陷入了彻底停滞的状态。这在当地人眼中已不是秘密。“上面隔三差五就有人来查,要么不给网签,要么要求封盘,好多楼盘直接给销售员放了假。”

几乎所有人都清楚政府这脚急刹车的原因。自去年北京市政府宣布东迁以来,燕郊、大厂等环京区域楼市持续走高,不少项目的销售均价已经从过去的七八千元涨到1.5万元以上,同比涨幅超过100%。其中燕郊楼市的涨幅最大,目前燕郊房价最高已经达2.7万元/平方米,甚至了超过北京一些楼盘,整体市场已突破2万元/平方米。过去一年,整个北三县的涨幅甚至超过了深圳。

抑制楼市暴涨,打击投机需求是目前北三县政府治理楼市的首要目标。但这些突如其来的政策却让不少依旧想定居这里的刚需客感到烦恼,在这片北京东郊超过7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难道连一栋房子也买不到了吗?

没有人知道这场“暂停”会持续多久。北京市房协秘书长陈志认为,北三县楼市的停滞,与过去地方政府对房地产开发建设的监管不足息息相关。环京区域产业落后,经济乏力,过去近一年的暴涨实际与地方经济的潜力并不匹配。而正因为地方政府过去对房地产开发有所依赖,土地出让无序,监管力度不足,也没有在盲目上涨出现苗头的时候就采取遏制。这才导致了“急刹车”的局面。

这里的楼市多年几乎都靠北京外溢人口支撑,落后的地方经济也让房地产成了救命稻草。据当地一位中介人士介绍,北三县过去多年房地产野蛮开发,不少项目甚至在没有预售证的情况下就公开销售,而五证不全的楼盘在远郊更是常态。政府此番主动暂停楼市,也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要治理这部分问题楼盘。

事实上,再火爆的楼市也掩盖不住北三县缺乏居住吸引力的现实。仅在燕郊和大厂之间,至今仍有不少数断头路存在。因为连通潮白河两岸的桥梁只有两座,往返于北京和燕郊的车辆常年在此拥堵,而在燕郊南区和距离北京最近的潮白新城,举目四望依然是不少荒地。在京津冀一体化的语境之下,这里近年来被开发商看做潜力之地。但他们对购房者唯一的吸引,实际也只有价格便宜。

“好像全国还没有哪里像这儿,楼市火的时候火的一塌糊涂,突然一下又让整个市场直接停了。那些售楼员和中介最近都没啥活干了。来这里定居的外地人没几个是因为这里的好,他们要么因为便宜,要么就是想有一天能够真正去北京生活。”一位在燕郊生活多年的北漂对界面新闻记者这样说道。

这片夹在北京和天津之间的区域本该因为地理优势而获得发展。但地方政府过去多年各自为政,对房地产高度依赖,在这里,一幕幕楼市闹剧反复上演。最新的消息显示,距离北三县最近的通州,连商住也要限购了。去年正是政府搬迁和通州的进一步限购,让北三县楼市找到了新的上涨借口。

这片夹在京津之间的土地实际还承载着无数北漂的梦想,然而现在北京向东已经几乎无房可售。北漂梦何处安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封盘!首都以东楼市遭遇冰冻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