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如何借力小股东击退华润野心?

万科控制权之战已到最后关口。

wangshi

李咏涛


编者按万科控制权之战已到最后关口。

十几年前,华润与万科就曾爆发控制权之争,王石、宁高宁、任志强互相博弈:华润的如意算盘是将万科和华润置地整合,获得万科控制权;王石则希望通过整合使万科成为中国房地产老大。然而,与今天相似的故事上演……最终王石借助小股东的死忠,击退华润野心,王石、郁亮等万科职业经理人获得15年平安。

历史重现,只不过多了宝能、深铁。

如果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那么,从这篇旧故事,你会不会读出新的结局?

万科与华润是不是真正的伙伴?华润能给万科带来什么?

王石的个人意志主导万科华润婚姻?万科和华润的合作能够永远保持下去吗?

1、同床异梦:永别“老东家”

1988年,完成股份制改造的万科,从“鸟笼”飞了出来,终于获得自由独立精神;信心爆棚的万科人,制定了宏大的发展计划,摆出一幅跨地域、跨行业发展的架势。但是,这种中国式的股份制改造,很快暴露出先天不足的缺陷。

万科积极投身股份制改造的最初动因,是要摆脱“老东家”深圳特区发展公司,而非单纯为了筹集资本。“枕木”当成了“柴火”,同大多数中国股份制企业一样, 股份制本身的价值在某种程度上被扭曲了。股份制让万科做到了经营权与所有权的分离,使万科的股份结构非常分散,保证了王石在万科的最高统帅地位——但却无 法为万科的大发展提供强有力的资金支持。万科是中国最早的股份制企业之一,但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实在乏善可陈。1991年1月上市之后10年时间,通过增发、配股等方式,万科收入囊中的资本仅有16多亿元。相比之下,一家有香港华润背景的北京房地产企业华远,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令“缺钱”又“缺地”万科自叹不如。华远1993年才由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改造为股份制企业,但4年时间就融资33亿元——这并不是万科与华远的差距,而是它们背后股东之间的差距。

良禽择木而栖。当王石将万科房地产之外的“家当”卖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再次做出一个不合常理的举动:卖掉万科!

之所以说不合常理,是因为王石并非万科的大股东,是没有资格去“卖”万科的。但王石这种强悍“无理”的表述,从侧面折射出一切都将在他的导演下进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王石并没有“口出狂言”,在这个充满谎言、斗争、计谋和理想的事件过程中,他的个人意志始终掌控全局,整个故事也因此波谲云诡。

万科早在1988年就已经与“老东家”特发划清界限。在此后的年月里,特发在万科的股份一降再降,到1997年,只剩下8.11%,几乎无法对万科施加任何影响了。矮子里面拔将军——此时的特发仍然保有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地位。

特发雄风渐逝,是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开始的。其背景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具体原因则是“特发”大规模借助银行资本扩张带来的后遗症。在1985年国家的金融紧缩政策下, 特发资金链突然吃紧,失去了超常规的发展优势,其多年积累的计划型管理模式弊端日益显现,成了一个体态臃肿、动作迟缓的企业恐龙。即使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股市大涨之时,万科众股东纷纷抛售股票套利时,资金已然十分短缺的特发依旧岿然不动。其总经理苦叹:“公司是政府所有,企业股也是国有资产,变卖等同国有资产流失,谁敢卖?”

资金一直比较吃紧的万科,一直希望打通增资扩股的渠道,获得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但几乎万科每次扩股, 第一大股东特发都十分消极。 其怨气有二:其一,没有资金继续增持;其二,不愿意看到自己的股份被稀释。十年来,万科与特发就是保持着这样一种不冷不热、若即若离的关系。

1997年6月,香港即将回归祖国。借势这样一个历史性事件,万科第四次增资配股,欲募集3.8亿元资金。这一次, “特发”的态度如何?新任陈姓总经理在王石印象中是位“有魄力、霸气十足的人物”,王石怀揣增持方案,亲往那座差点导致自己下课的摩天大楼“特发中心”,希望“特发”投入1.5亿元,增持万科股份至20%-25%。考虑到“特发”银子比较紧,王石建议用“特发”在香蜜湖的土地储备置换股份。香蜜湖是深圳寸土寸金的风水宝地,2004年4月16日,香蜜湖一块9.3万平方米土地拍卖,楼面地价达到每平方米7000元以上。当时,香蜜湖的大部分土地,都归“特发”所有,对王石的建议,陈总豪爽应允。

十年前,王石借助股份制改造跳出“特发”的手掌心,从此逍遥自在,再无被摘乌纱帽之虞。现如今,难道王石好了伤疤忘了疼?要自投罗网?王石这样做,其实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他的心病是在1994年发生的“君万之争”时落下的,万科因为股权分散,让才出道儿的君安逮住机会,险些被“一锅端”。虽然君安最终败北,但几年来,股市上收购万科的传闻一直没有断过。万科的股证事务代表们严阵以待,每有风吹草动,马上到证券交易所打印出长长的股东名单,分析猜测谁是幕后黑手。对于王石这些持股比例极少的高层管 理者来说,倘若被收购,有可能连座位都保不住了。1994年的君安还很弱小,还不能凭借自己的实力去收购万科,但此后一两年里,像君安这样的小庄家,已经有不少成长为资本大鳄,在股市呼风唤雨。万科股份依然分散,大约20亿资金便能控制万科20%左右的比例,也就是说,可以改选董事和总经理。万科管理层对此早有所料,专门在董事选举条款中限定,每次只能改选三分之一的董事。但这,只能起到延长时间的作用罢了。

与野心勃勃的君安们相比,“老东家”特发虽然保守,但显然要安全多了。现在的万科毕竟已经是中国房地产“老大”,日渐迟暮的特发已经不复当年气概,无暇对万科指手划脚。也许,在“老东家”的羽翼下,王石可以找到一种他所需要的安全感。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三天后陈总就变卦了,理由是:“特发”将重点发展通讯、旅游、高科技,不再向房地产投资。此时的王石一定在想,万科与特发的缘分,难道真已尽净?感慨之余,一个大胆、彻底而痛快的想法,快速闪过王石的脑海:乘机劝 “特发” 卖掉万科的股份,引进更规范、更有实力的财团!这一想法,后来被王石表述为“卖掉万科”,在媒体上一阵爆炒。

不过,王石卖万科的计划并不顺利。在《总部搬迁话家常》中,王石回忆了这个让他懊恼不已的故事:

“一个星期之后,还是老王和郁亮向陈总提出第二个建议:卖掉万科的股票,回笼资金,支持通讯、旅游、高科技三大重点业务。按法人股以净资产为定价的参照,可回笼资金1.8亿。陈总又被说动了心,斩钉截铁地表示:这次不会变了。

“没多久,万科介绍的买家,香港华润集团旗下的华创执行董事黄铁鹰先生现身。紧锣密鼓的谈判。陈总表现出强悍的一面:签定合同的当天要一次过全额付清股款。信不过香港公司,不要外汇支付,要人民币。

“距签定合同的时间还有一个星期,老王电话给陈总:没有什么变故吧?谈好的事怎么会变?下个星期不会出差吧?不会。

“黄先生责成属下北京华远董事长任志强携全额人民币支票南下深圳。距签合同还有一天时间,老王仍觉得不塌实,要求郁亮再次打电话落实;陈总爽快回答:明天见支票签合同。翌日上午,任志强还在飞深圳的路上。老王接到母公司一位副总的电话,为难的通知:陈总不卖万科股票了;人家带着支票在路上,你让陈总自己和黄先生、任总解释吧。陈总交代我来接待请吃饭,他有事不能出面。这个王八蛋!只是心里骂。谁让他是你的大股东呢,还得扩股啊。

“两天后,再次约陈总谈扩股,丝毫没有歉意的陈老板既不愿意放弃大股东的地位,也不同意扩股。你这不是有意刁难吗?忍无可忍的老王一巴掌拍向茶几的玻璃板上,摆出斗鸡的架式。

“情绪已经失控。非亲身经历不能感受个中滋味。” 

此后,万科为扩股与特发又发生了诸多争端,虽然最终扩股成功,但“卖出”万科的计划就此搁浅。直到两年后的1999年,特发领导换班,机会才再次出现在王石的面前。

2、同床异梦:华润梦萦地产帝国

王石为万科的买主画了一幅标准像:一、实力雄厚;二、在香港上市,有海外融资背景;三、有良好的政府关系,有大量的土地储备;第四,对双方管理层和公司文化彼此认同。通俗地说,就是有钱又有地,还得有文化,不但能补万科之短,还要与万科志趣相投。

符合这几个条件的企业并不多。最终浮现在王石眼前的,除了华润外,还有香港地产大王新鸿基。前者曾经于1996年成功收购万科旗下的怡宝蒸馏水,并于1998年聘请王石为北京置地独立董事;后者则是万科私淑已久的“老师”。华润和新鸿基对内地房地产市场的认知有很大不同,新鸿基饱受金融风暴之苦后,大大收缩了地产开发战线,而华润的中资企业背景,则驱使其掉头北上。

华润集团与招商局、中国海外、香港中旅并列为香港四大中资企业,是国务院直属的企业。华润之名源自毛泽东,取其“润之”字,寓意中华润之,1948年在香港成立,初衷系在建立政权后解决党的经费来源。建国后,华润扎根香港,成为国家对外贸易的窗口公司,2000年总资产就达到500亿港币,在香港拥有五家上市公司。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之后,华润同大多数香港中资机构一样,“一不小心成了地产公司”。东南亚金融风暴之后,香港房地产市场大缩水,香港地产企业纷纷转型或北进内地。2000年6月19日,华润公布重组方案,并宣布:终结香港地产投资业务,全力向内地发展,目标直指“中国最大的地产公司”。 而华润进军内地房地产企业的主要方式,就是股权并购和业务整合。

早在1994年,华润就通过收购北京华远快速切入北京房地产市场。北京华远是北京市西城区为旧城改造而设立,拥有令同行艳羡的政府背景和土地资源,一跃而成为北京房地产业的老大,一度占有10%的市场份额。华润收购华远70%股份后,以北京置地名义在香港上市。但华润的地产帝国之梦,远非一个华远所能实现,也不会满足于北京一地,况且随着北京房地产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华远的政府资源已经有所弱化,1998年其销售额大幅下滑,1999年更是出现亏损。华润的野心必然要在更大的空间和更好的平台上才能实现。那时的内地市场,真正称得上全国品牌的房地产企业,仅有万科和中海两家。中海的母公司香港中国海外与华润同为香港四大中资企业之列,自然与华润无缘,万科理所当然地成为华润眼里最肥的那块肉。

按照王石的标准,华润简直就是那幅标准像。华润与万科,一拍即合。两年前收购特发股份未果的华创执行董事黄铁鹰,在其间扮演了关键角色。曾自诩为中国企业并购世界顶级专家的黄铁鹰回忆道:

有一天王石笑嘻嘻的同我讲:“如果你看万科公司好,你不如把万科公司也收购了。”开始,我以为他开玩笑, 后来我发现他说的有些像真的。此时,我俩已经很熟了,我单刀直入的问:“你的公司经营的这样好,为什么非要找个主子?”他说:“我想做大,我必须同世界资本市场接轨。” 我又问:“公司做大是别人的,职位可是你自己的。难道你不怕哪天华润创业把你炒了?”他说:“如果有人能比我做得更好,炒我是应该的。”我向盯着天外来人 那样看着他,不太相信他的话。后来听说他同香港新鸿基也在商谈此事时,我才当真。能收购万科,对华润创业是天赐良机。因为我们可以一举两得,既可以通过万科进入全国房地产,又可以获得万科的中国本土管理资源。可是我是一个永远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人。因此,仍然怀疑万科公司的经营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 在没有同万科大股东签收购意向时,我提出要先请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对万科进行审计,并要派华创的人进入万科了解业务运作。王石竟然同意了。于是,华润创业花 了200多万港币,请毕马威会计事务所对万科进行了一次特殊目的的审计。审完,毕马威的合伙人同我讲:“黄先生,这是我所见到账目最清楚的中国公司。”

3、同床异梦:王石任志强的第二次较量

2000年8月10日,万科正式发布公告,称其第一大股东特发将持有的5115万又5599股国有法人股一次性转让给中国华润总公司,占万科总股本的8.11%。公告同时称,华润北京置地已经持有万科B股2.71%的股权。同年12月,华润收购添发庆丰(常州)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万科2692万又150股股份,使其占万科股份达到15.01%。

一个富可敌国,一个身怀绝技,华润与万科在千禧年的“世纪婚姻”,震动了整个中国房地产界。“婚宴”刚完,王石就作为华润集团的地产业务代表至欧美进行路演,推介中国住宅概念,中国房地产的霸主呼之欲出了。

但一个无法躲避的问题出现了。在这场“婚姻”中,万科究竟会不会被华润大口吞下,甚至“消化”掉?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场极尽风光的“婚姻”背后,有着错综复杂、微妙难言的关系。显而易见,这次华润收购万科是通过其全资子公司中国华润总公司进行的,华润在内地房地产业务的旗舰北京置地反而被搁在一边,这说明华润在内地的地产业务整合并没有一步到位,华润的地产帝国步伐,只迈出了一小步。

这条暗中进行的故事伏笔,早在华润正式入主万科的前4个月甚至更早时就铺陈开了。1999年12月,号称中国年薪最高(700万元)的职业经理人任志强辞去华远地产总经理一职,专任董事长;2000年4月,年仅34岁的天津万科地产总经理郭均空降华远,接过任志强的帅印。书生意气的郭均挤走京城地产大王、军人气概非凡的任志强,在北京房地产界引起极大轰动。郭均26岁时担任《万科周刊》首任主编,深获王石信赖,被派往天津万科担任总经理,此次突袭北京华远,被很多人认为是身受王石重托。

华润万科的婚姻,最终引发王石与任志强——中国南北两大地产名人间的较量。其实,两个人有不少相似之处:同年出生,都当过兵,都是中国房地产的理想主义者。华润收购万科后,两个人各持己见,大唱反调,让整个业界如坠雾中。

光是新公司的名字,就已经让两人舌战起来。以下是2000年9月两人分别对记者发表的看法:

任志强:“华润对万科的下一步收购,将出现在华润整合自己的内部框架结束之后。北京置地与华创整合完成后,在政策允许的条件下,香港华润将把万科从中国华润总公司放到北京置地里,北京置地将可能改名位中国置地。万科和华远都将被中国置地控股。”

王石:“华润收购万科之后,会以万科为核心重整整个房地产业务。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香港华润集团在通过中国华润进一步增加万科的股权后,新的公司会叫华润万科。”王石在谈到华远与万科的未来时说:“华远是北京概念的地域性公司,万科是全国性的房地产公司;如果万科与华远合作,将是北京万科与华远合作的问 题。”

任志强冀望的,是一次实质意义上的收购,万科终将融入华润的地产版图; 而王石则要坚决捍卫万科品牌的独立,在他的心目中,任志强担任董事长的华远地产也许只是个下属公司而已。

华润收购万科后,华润的地产帝国梦如何实现?万科品牌会不会消失?王石还能保住万科帅位吗?这一连串的问题,让这场世纪婚姻愈发扑朔迷离。每一个参与或被 这件事影响的人,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设计着有利于自己的方案。甚至华润副董事长、总经理宁高宁——这次婚姻的操办者,也被各种方案搞得眼花缭乱。年富力强的宁高宁,是位很具管理思想的企业家,最擅长的是资本运作,对房地产反倒研究不深。在收购万科的决策过程中,宁高宁对两个问题有疑虑:其一、房地产究竟是不是一个好行业?其二、如果收购万科,华润将来在内地的房地产业务如何运作?是由北京置地吃掉万科,还是由万科吃掉华润在内地地产业务?宁高宁承认,收购万科是被王石说服的结果,在其间,王石的个人魅力也是一大主因:“我发现,和王石同期的有一定影响力的企业家变化很大,走掉了、不做了、失败了的很多。 王石能留下来以及今天万科的成功,和王石本人的信念以及对公司的管理者有很大关系,王石是个很自律的人。”

显然,在收购完成之前,宁高宁回避了他的第二个问题,并没有设计出华润内地地产业务与万科的整合办法。可以想见,在这个问题上,王石的存在几乎是一个不可逾越的挑战。

但是,在完成对万科的收购后,宁高宁最终亮出了自己的观点:“我们对万科的收购刚刚开始,整个华润的整合游戏也刚刚开始。华润肯定会继续增持万科的股份。 如果华润持有万科的股份达到一定比例,管理架构将会调整。不过由万科来控股北京置地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这是一个全面收购的问题。”在王石与任志强舌战不休 的同时,华润甚至已经暗中开出未来的人事安排单,新的控股公司将整合包括万科在内的华润所有地产业务,董事长非宁高宁莫属,总经理从王石和任志强中产生, 宁高宁在电话中告诉采访他的记者:除王石、任志强外,姚牧民、郁亮、郭均肯定都有位置。

看来,一切都要按照宁高宁的设计进行了。2000年9月中旬,激情万丈的郭均在北京透露,未来3个月内,华润将斥资20亿至30亿元,通过重组、合并,将持有的万科股份增加到50%。具体做法是,北京置地以23.5亿元收购万科5亿多股B股,华润集团将给予北京置地以强大的资金支持,未来的北京置地将统辖华润在香港和内地的全国房地产业务,如果实现这一计划,新公司总资产将达到110亿元,销售收入50亿元以上,未来3至5年内,总销售收入有望达到100亿元。也就是说,万科这块王石千辛万苦打造的中国房地产第一品牌,可能会沦落为北京置地旗下的一枚棋子。

华润离它的地产帝国梦仅有一步之遥。

4、同床异梦:宁高宁王石任志强——三大腕分合内幕

一切按照宁高宁的计划进行。2000年12月初,万科董事会发布公告,宣布向新的大股东香港华润集团定向增发4.5亿股B股,发行价为每股4.5元,融资额高达20亿港币。12月23日,万科和华润分别表示,此次定向增发B股,目的是为了达到华润控股万科50%的比例,共同做大中国房地产业。

这个宏大的许诺犹在余音绕梁之际——12月24日下午,增发计划急转直下,万科董事会宣布“悔约”:放弃2000年度定向增资发行B股的方案及取消2000年度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理由是由于不同的投资者对本公司2000年度增资发行B股方案的理解不同,以及该方案将对本公司产生影响的认识存在差异。

谁能想到,一艘万吨巨轮远航的汽笛已经拉响,一个小渔网居然阻止了它。

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力量来自一向活跃的万科散户和小股东,他们愤怒地认为,华润开价太低,简直就是一种掠夺行为。华润开出的价格每股4.5元,是按照10倍的市盈率计算得出的,对华润来说,这个价码已经不低了,因为香港恒生指数中地产股的平均市盈率也不过6-7倍。但万科小股东们认为,中国A股市场的平均市盈率是40多倍,万科这样的大盘股的市盈率也超过30倍,华润增持万科股份,应该按照当地的游戏规则来玩。热衷于短线炒股的中国股民们,对华润的远大理想没有任何兴趣,只希望华润能带来一次大赚一笔的机会。宁高宁坚守自己的底线:“华润是不会以超过10倍以上的市盈率的价格去收购公司的,否则华润宁可放弃收购。”最终,华润以定向增发B股的方式收购万科——这个差点在中国股票交易历史上创造纪录的事件,戛然而止了。在资本市场上所向无敌的宁高宁,也不得不为“熟悉”国情交了一次学费。

与华润的无奈相比,在这次事变中,万科的反应要坚定许多。双方高层与长盛、富国等基金公司经过磋商,决定刹车。这其中,万科一直强调是为了保护小股东的利益,这的确符合万科的一贯作风。但这样匆忙作出如此重大的决定,仅仅是为了小股东的利益吗?这恐怕已经很难找到一个标准答案了。

万科与华润的婚姻表面上风光无限,关起门来却是有苦难言。从1997年, 王石初次有意引进华润为大股东时算起,几年来,万科与华润的婚恋一波三折,是非不断。如果说,最初的阻力来自外界,那么,随着“恋爱关系”一步步发展,这种阻力却越来越从内部滋生。也许,此时人们才发觉,万科与华润从一开始就注定不是那种白头偕老类型的。让他们结合在一起的并非一个共同的理想和追求,而是各有所图:万科看中的是华润的钱,华润的如意算盘是通过万科实现自己的大地产梦。当王石发觉,华润控股万科之后,将不可避免地对万科和自己的独立性施加影 响时,他当然会警觉起来。这同当年面对君安的道理是一样的,只不过,这一次是“人民内部矛盾”。

万科毁约一方面是“为了充分尊重投资者的意见”,但从另一方面看,小股东群起抵抗华润,恰好给王石一次拒绝华润的机会。

华润遭遇增发“滑铁卢”,可以说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宁高宁壮志未酬,王石心事多端,任志强则在北京躲着偷乐。但任志强的快乐只持续了四个多月。

2001年5月底,宁高宁宣布收购万科的新方案:华润将持有北京置地44.2%的股份注入万科,由万科向华润按比例增发A股, 这样就形成华润控股万科,万科控股北置,北置控股华远地产的股权架构。按照这个折衷的新方案,宁高宁实现了绝对控股万科的心愿,王石不但保住了万科这块金字招牌,而且还能一举将华润在内地全部地产业务收入囊中。这个方案与四个月前的增发方案相比,最大的变化是:一直处于被收购地位的万科变为真正的主 角,北京置地和北京华远地产则成为下家。导致这一变化的主要原因是“业绩”:2000年,北京置地赢利仅9700万港币,万科赢利则达到3.09亿元。

面对万科这个中国房地产第一品牌,华润终于不再执拗于自己的地产帝国梦。如果这个梦想还在的话,通过万科实现又何妨?

这深深地刺激了被晾在一边的任志强。2001年7月,个性倔强的任志强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不玩了。他宣布卖掉自己所持有华远地产18%的股份,从华润手里收回华远地产品牌,成立新的华远地产。任志强的这个决定对京城地产界来说,不亚于一场地震,各大媒体对华润、万科以及华远的关注,再次掀起一个高潮。虽然直到同年9月,任志强才动手,但他的惊人举动显然改变了事件进程。

后院失火的华润,自然无暇顾及万科。6月25日,万科召开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并发布公告:华润增持万科股权的方案,年内不会出台。 方案变来变去、一拖再拖,华润与万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王石的解释充满玄机:“没有方案何尝不是方案呢?没有方案就是方案。”华润这个资本市场的巨人,为什么在品牌巨人万科面前屡屡受挫?

1994年加入万科,深受王石信赖的肖莉,长期负责万科的资本市场和投资者关系事宜,她亲历了事件的全过程,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她的看法是:“华润增发万科失利,主要还是商业上的原因。在整个事件中,王石对宁高宁是非常钦佩和认同的。华润浸润资本市场50多年,宁高宁是明理之人,其行为完全以市场原则为基础,他不会强制性做什么或不做什么,华润当时还专门聘请百富勤,对价格进行评估计算,当他发现香港和内地资本市场的差异,便很快决定放弃。”肖莉解释,对万科来说,扩股要以保证每股增长为条件,即使拿到20亿资金,如果因此摊薄了每股的赢利,影响小股东的权益,万科将选择放弃。

事后,王石则从企业文化对这次事件进行反思。他曾表示,华润与万科之间的并购之所以波折不断,并以失败告终,主要的原因是两个企业间的文化不能融合,“强势企业文化在兼并当中风险是非常大的”。在华润做起地产帝国大梦之前,万科和华远都已经形成了自己非常独特的文化,而华润一定要以资本的力量将三者强扭在一起,万科与华远的品牌都遭遇危机,企业文化背后的利益格局也要重新洗牌,这是华润所始料不及的,也是它用“钱”所无法完成的任务。

按照经济批判学家郎咸平的说法:“华润从1997年开始,总资产从200亿元增加到600亿元,是全中国所谓最多的多元化企业,当你发现它的总资产成倍上升的时候,资产回报率却成倍地下降。这就是做大做强的下场。”当华润正在成为中国“最多的多元化企业”时,万科已经开始做“减法”,两种不同发展思维的企业,能有多少共同语言?他们之间的关系,又能好到那儿去呢?

华润作为资本大鳄,最得意的地方是在啤酒市场,数年来,纵横南北、所向披靡,极少失手。然而,中国啤酒大王青岛啤酒总经理彭作义对华润自有评说,在他去世前的一个月——也就是在华润失手万科的同时——曾经这样评价华润:“华润在未来中国啤酒业的重组方面会起到推动作用,但是起不到决定性作用,华润的路不会走太长。华润的惟一优势就是在资本,没有底蕴,没有管理、技术、品牌。”(2001年7月《中国企业家》)这一判断,用在华润在房地产以及收购万科事件上,或许更加合适。

对于华润这样一个巨型国企来说,它在体制、企业文化方面,未必比万科有优势,仅仅凭借规模和资金优势,能够风光多久?华润最终或许会深深懂得:与万科和王石打交道,光有钱是远远不够的……

2001年11月,原来被华润控股的华远改名为华润置地。折腾了几年光景,华润“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惊醒了地产帝国梦,连在北京的老本都得重整山河; 2002年3月,华润万科事件中春风得意的郭均辞去华润置地总经理一职,以风华正茂的年龄逐渐淡出地产江湖。2002年10月,华润独自投资40亿元港币开工建设深圳最大的商业地产项目华润中心。面对这样一个巨无霸,人们不禁要想象,假如当初华润整合万科成功,也许会由万科来开发了。那又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华润与万科的分分合合,最终将二者放在冲突的位置。华润仍然执着于自己的地产帝国梦,选择其控制50.3%的华润置地实现全国开发战略,目前已经成立北京、上海、成都三家公司。华润置地与万科的正面冲突,看来已经不可避免,虽然华润仍是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控制万科13.64%的股份。

华润与万科那同床异梦的婚姻,还有一个难以迈过的“坎”在等着呢。

摘自《提问万科》,李咏涛、汪开诚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王石如何借力小股东击退华润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