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远:可怕的不是经济减速,而是发动机高空熄火

5月份国民经济延续了今年以来平稳运行、稳中有进的态势,积极因素不断累积,但也要看到,国际环境依然复杂严峻,国内结构调整阵痛仍在持续,经济仍存在下行压力。

xihuo

马光远


5月份发布的宏观经济数据,慢慢的回归正常了。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0%,增速与上月持平;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放缓明显,同比增长9.6%,比1-4月份回落了0.9个百分点;民间投资的增速跌至3.9%的历史低点。尽管住房销售保持了50%左右的增速,但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增速开始回落至7.0%,增速比1-4月份回落0.2个百分点,房地产的年度拐点若隐若现。消费则半死不活,5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0.0%,增速比上月和上年同期均回落0.1个百分点。

国家统计局对数据的判断仍然是那些众所周知的圈圈话:

总的来看,5月份国民经济延续了今年以来平稳运行、稳中有进的态势,积极因素不断累积,但也要看到,国际环境依然复杂严峻,国内结构调整阵痛仍在持续,经济仍存在下行压力。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多次声明不愿意每个人对数据进行点评,我对任何宏观指标都只看趋势不看具体。趋势如果没变,数字月度的好或者坏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比如,对于一季度的数据反弹,我的看法是中国经济根本没有出现所谓的反转,更没有出现所谓的开门红,而只是在货币放水、基建加速和房地产V型反弹这些“老配方”的作用下出现的反弹而已。好在在一片看多中国经济的喧嚣中,“权威人士”及时出来为中国经济泼了一盆冷水。

民间投资暴跌

一季度最值得关注的数字仍然是民间投资的继续暴跌,3.9%的增速创下了多年来民间投资的最低值。这个数字,已经引发民间的热议、高层的关心,国务院派出的专项调查组也在对这个数据进行调研。我在之前的文章《民间投资悬崖式暴跌》中对此也进行了分析。

有人说民间投资下滑突然,其实一点都不突然。多年来,对于民间投资的重要性,以及民间投资在市场经济中的重要作用,包括民营企业家的地位和民营经济的平等对待问题,尽管从2005年“非公36条”开始,每次经济下行,都会出台一系列的新的政策鼓励民间投资,并且多次强调:

要促进各类市场主体公平竞争,凡是法律法规未明确禁入的行业和领域,都应允许各类市场主体进入;凡是已向外资开放或承诺开放的领域,都应向国内民间资本放开;凡是影响民间资本公平进入和竞争的各种障碍,都要通通打掉。

歧视民间投资

但在实际运行中,各种各样的障碍很难打破。谈了几十年的“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的状况,并没有太多的改善,甚至最后到了“没门”的底部。究其根源,无非是某些人对民间投资的歧视心理在作怪。在某些人眼里,民间投资并非像法律所肯定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是将其视为二等公民。去产能的时候,首先把指标给民营企业,只有在经济下滑的时候,才想起民间投资。

无可投资

除了以上诸多不平等的歧视待遇,民间投资的下滑,其实还反应了民间投资已经到了没什么可以投资的地步,即我在前所言,中国已经进入到干什么都不赚钱的阶段。不赚钱的原因是过去30多年积累的增长模式、拉动引擎以及中国经济的核心竞争力都已经难以解决新的周期下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问题。过去的增长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过去的发动机都已经熄火。而且,更危险的是,由于过高的杠杆、不断的刺激,中国经济面临高空熄火的危险。

民间投资在过去多年都受到歧视性的待遇,民间投资面临的环境问题不是新问题,为什么在今年出现投资的大幅度下滑,原因就是在现有的产业模式下,民间投资做什么都不赚钱。过去还有房地产,但在一季度房地产暴涨之后,风险已经在加剧,“地王”全部归了央企。从这个角度看,民间投资下滑不仅正常,而且聪明。反而是那些大投特投的国有资本,令人担心。

飞机在高空,但旧的发动机熄火。本来飞机运行的时候,就不断报警各种问题,但我们总是拖延时间不去更换发动机,而只是不断的润滑履带。要在空中完成更换发动机的任务,难度很大,同时,危险也很大。当然,更尴尬的是,其实我们就没有什么新的发动机可以换。怎么办?在现在的情况下,只能继续让已经熄火的发动机重新恢复工作,比如,继续挽救制造业,继续救房地产,继续扩大基建,好像只有这几招。

在这种情况下,数据的不好看是正常的。过去我讲过,中国经济自身的周期,金融危机的最后逻辑都决定了,未来3到5年中国经济将非常困难,是真正的冬天。我过去几年在全国很多地方都表达了这个观点,走出来讲非常困难和痛苦,但这无疑又是中国经济真正的倒逼转型的契机。

到今天,再重复昨天救市的故事,唱同一首歌,恐怕不会有观众了。无论是基建投资也好,还是救房地产,都无法让中国经济真正脱胎换骨。中国经济现在急需一场衰退般的涅槃,笔者曾经呼吁“拥抱一次衰退”。未来能让中国经济真正走出冬天的,仍然是制造业的升级转型,创新驱动战略的真正执行,以及真正的改革的启动。

就此而言,我是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尽管这并不是一个严格的经济学术语。

文末彩蛋:熊彼特的三大人生理想

当熊彼特还只是维也纳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时,他为自己树立了人生的三大理想: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经济学家,整个奥地利最潇洒的骑士,以及维也纳最棒的情人。熊彼特对学生非常友善,选他的课很容易拿到学分。有一个笑话说他给三种学生打A的成绩:所有犹太学生、所有女生以及剩下的其他学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马光远:可怕的不是经济减速,而是发动机高空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