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科:房价限令至少滋生了两种腐败

最终的受害者,还是购房者。

zishengfubai

刘德科


fangjiaxianling

讲一个房地产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昨天(7月31日),在南京参加「半程2016」论坛,和经济学家夏斌先生一起用餐,在一张小圆桌上,聊起地方政府的房价限令。

席间,一位大牌房企董事长小叹了一番苦水:政府规定他们的楼盘只能卖3.5万元/平米,但是边上新拍的地价已是4.5万元/平米,这样就不敢开盘了。一旦公开开盘,现场那么多抢房子的人,肯定打得头破血流。所以,只能偷偷开盘,结果就被没买到房子的大多数购房者骂死了。

一起用餐的,还有一位大牌银行的分行行长,他说:「没错,你们边上新拍的地价是4.5万元/平米,但你们拿地时比这低多了,你们现在房价卖3.5万元/平米,利润已经很高了。」

那位大牌房企董事长立即反驳:「你这么说有很大的逻辑漏洞啊。我们的地都是公开透明拿来的,今天我们是赚钱了,你们觉得就应该限价;但如果我们今天是亏钱了,那么政府会不会来赔钱给我们?如果亏钱不赔,那么赚钱就不应该限制啊。」

那位行长的看法,恐怕也是多数购房者的看法吧。但最终的受害者,还是购房者。

董事长先生接续反驳:「房价限令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思维,至少滋生了两种腐败:一是我们公司内部员工的腐败,弄一个号子叫价二三十万当场就有人要;二是外面那些有本事搞到号子的人,转手一卖,也是二三十万,你说都是谁有本事搞到号子?」

地方政府的房价限令,提供了肥沃的腐败土壤,包括企业职员腐败,也包括官员腐败。那位大牌房企董事长,说的是近期南京的状况。实际上,房价同样暴涨的合肥等城市,差不多也是如此,也是用赤裸裸的行政干预,来限制地产商的开盘价。

换句话说,普通人,即使凑够了钱,如果通过正常渠道去开盘现场买房子,也是很难买到的。

「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啊。」夏斌先生有点惊讶,他不仅是经济学家,还是国务院参事,「你能不能写一个材料,我去做一份内参,递上去。」

那位董事长先生说:「这种事情,我不方便写啊。德科写吧。」

本来,这种事情没什么好写的,对于很多行业内的人来说,这都已经司空见惯;但是,连著名经济学家夏斌先生都未曾听说,看来还是有必要写一下——更多人知道,才更会有改变的可能,哪怕只有一点点作用。

当然,没有实施房价限令的城市,只要行情太好,也会有人倒卖房号,但不至于那么严重——没有人天生就是腐败分子,腐败几乎都是由坏制度滋生的。

这样的调控政策,说它是掩耳盗铃算是客气了,说得严重点,就是对腐败的纵容。别说会努力打击那些腐败行为,没什么效果的;把坏政策撤掉,才是正道。

算了,我们还是不要瞎操心了。高压反腐以来,据说腐败的机会越来越少,难得有一个新政策能够提供这种大剂量的小腐败。换个角度看,腐败也能促进GDP。

PS:我真的不是「南京黑」。一起吃饭的那位董事长先生,是南京人。对于南京楼市的未来,我比他稍微乐观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刘德科:房价限令至少滋生了两种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