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钧的音乐空间伴随着创业寒冬来了,下一个李亚鹏?

郑钧的明星光环与联合办公的创新玩家。

zhengjun

钟晓


摇滚歌手郑钧闯入联合办公,在这个火了一阵子又逐渐归于沉寂的领域激起一阵涟漪。这位重量级的明星与国内最著名的联合办公空间运营商P2(联合创业办公社)达成合作,成立了全国首个以音乐为主题的联合办公空间,以合资公司北京乐空间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名义运营。也就是说,这一合作项目主要面向音乐及其上下游行业的人群。

乐空间的出现,意味着联合办公这个产业进入了行业细分时代,想必影视主题、游戏主题、电商主题的联合办公空间的出现也为时不远?

强强联合下的蛋

首先,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据了解,联合创业办公社(People Squared,简称P2)是国内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联合办公空间。总体上来说,P2是国内“联合办公”概念的缔造者,其创始人郑灵健将这一理念和商业模式从国外引进,并在2010年创立了联合创业办公社。然而,直到近两年,联合办公空间这一概念才为大众所熟知,因为2015年初万科的明星经理人毛大庆离职创办了优客工场,所进入的领域正是新兴的联合办公空间,模仿原型是美国的空间巨头WeWork,一时声名大噪。

P2虽然不是国内联合办公里面最有名的,却是发展最成熟的。资料显示,P2目前在上海、北京等地运营空间20个,共计面积3万平米,服务超过300支团队,近万名注册会员。从P2的空间中走出来不少知名团队,从15年爆火的足记,到周末去哪儿、小猪短租、魔方公寓、简书等等。2015年底,由P2牵头在上海举办了GCUC(Global Co-working Unconference Conference,全球联合办公峰会),试图探索整个行业的系统发展范式。

p2 P2创始人郑灵健

再看郑钧主导的太合音乐。太合音乐集团是唯一覆盖中国内地、香港地区、台湾地区、新加坡、马来西亚5大地区的华人音乐机构,旗下拥有一百余名合作艺人,近1000首原创词曲版权,代理中外词曲60余万首,2015年底,太合音乐与百度音乐合并。

从背景和实力来看,两者可谓是强强联合,意图闯出一番新的天地。那么,他们到底想怎么玩?

明星光环与创新玩家

事实上,这并不是歌手郑钧的第一次跨界。在今年7月8日,郑钧以自己创作的漫画为原型、跨界制作的3D动画电影《摇滚藏獒》全球上映,P2就曾举办线上送票活动,作为7月11日两者发布正式合作的预热。

玩摇滚、做漫画、拍电影,到如今进入联合办公、打造新的音乐产业环境……郑钧在音乐的垂直生态营造上显示出十足的个性与创造力。据悉,郑钧将担任办公空间的首席架构师,参与到设计、招商和运营中来。除了发挥自己的专业能力,郑钧还是空间招商最闪亮的招牌,“他可能会把个人资源带给入驻的企业”。

P2公布的消息显示,乐空间将不仅包含联合办公,还将集排练室、录音棚和LiveHouse于一身。这些办公空间不仅希望吸引音乐人,还希望形成音乐上下游行业产业链,比如互联网音乐公司、音乐智能硬件公司;此外,他们也想吸引网红、直播、二次元等互联网属性强的公司入驻。在逐渐发展成熟之后,这些音乐空间将成为音乐人和文化人的聚集地,除了更好的音乐体验,还将带来更多产业和资本的聚合价值。

据接近郑钧的人士透露,公司成立一个多月以来,现阶段仍主要依赖租金收入。“但是背靠着太合音乐这样既有版权资源,又有线上渠道的‘大树’,未来也不排除参与入驻企业的孵化”,这也是郑钧所看重的商业前景。

和毛大庆的优客工场一样,乐空间的诞生自带明星光环,有着更为鲜活和公众化的形象,瞬间吸引了不少的关注度。但是,这样就足以成功吗?

创业寒冬来了,谁能躲过一劫?

2014年前后,整个社会还高喊着“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口号,未出校门的大学生风风火火地规划着未来的事业蓝图,资本市场也蠢蠢欲动地要把钱砸向全新的项目……这股创业浪潮配合着舶来的“共享经济”概念,制造了一大波所谓的“风口”,联合办公便是其中最受追捧的一个。

也正是这一年,房地产行业结束“黄金十年”,行业整体进入下行通道,大量存量商业资产需要被盘活。转型、创新、互联网、金融、共享经济等等这些概念经过不同的排列组合,井喷式地产生了无数创业团体,联合办公本身因这股浪潮而吸引了一部分创业者投身其中,同时又被这一波数量巨大中小创业者所需要,因此经历了一段高速又野蛮生长的时期,以致2015年全球30%以上的增量来自中国市场

然而,仅一年的短暂红火,联合办公就随资本走入“寒冬”。据科技媒体36氪报道,2015年融资案例总数达到3932个,而五年前这个数字只有302个,这近4000个融资案例里面,大部分投向了电商、O2O、企业服务、P2P等领域,而这些似乎非常容易出现独角兽的领域,是寒潮风暴席卷最为猛烈的地方。在联合办公领域,一些大的知名空间也被迫关门,例如,深圳的众创空间地库于2015年底夭折;2016年4月,深圳老牌孵化器孔雀机构因拖欠租金被强拆;5月中旬,上海的创季空间也因运营不善而关门。

据相关机构克而瑞咨询统计,大多数仍在运营的空间入住率普遍较低,在空置率方面,上海区域相对较好,一些核心区域的品牌商项目入住率能达到70%-80%,整个上海的入驻率则维持在50%到60%。

图:北京、上海联合办公空间空置率

0824联合办公

数据来源:优办网

这个时候,郑钧带着他的音乐空间来了,至少从观感上来说,这似乎是一阵清风。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单薄的力量也许仍难与大趋势相抗衡。我们还清晰地记得李亚鹏和他的丽江雪山艺术小镇,曾宣称要开发和运营不可复制的体验式文化艺术商业地产,投资了35亿元之后,最终作价1.938亿将51%的公司股份卖给了易小迪的阳光100。

但是差别永远是存在的,谁又能断然说这一次不会成功呢?祝福郑钧和他的新事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郑钧的音乐空间伴随着创业寒冬来了,下一个李亚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