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没有特色,创造特色也要上!

在特色小镇满天飞的今天,许多人都抱持怀疑的观点,认为特色小镇更多的还是在炒概念,等“风口”过去,飞上天的“猪”也就摔死了。

钟晓


【关心房价?从圈内眼光透视中国房地产,就订阅微信公众号:地产二更】

这两年行业内都在密集地提“特色小镇”的概念,甚至被捧为新一轮行业“风口”,各种“特色”的都有,科技的、旅游的、生态的、互联网的、影视的……

后来,我们发现,它们现实中的样子跟我们想象的可能有点不一样。。。

你想象中的科技小镇,大概是这样的:

而实际上的画风可能是这样:

据合肥晚报报道,“全国首例PPP+VR+特色小镇”——合肥VR小镇今年上半年将正式开建,致力于打造“黑科技”“大生态”。PPP、VR、特色小镇……热门关键词都集齐了!

你理想中的影视小镇,可能是这样的:

实际上可能是这样的:

除了众所周知的浙江横店影视城,许多其它城市也宣布将打造国家级的影视城和影视特色小镇,广东佛山就将要打造“广莱坞”南方影视中心,意欲成为中国“好莱坞”。

想象中的旅游小镇可能是这样的:

实际上可能是这样的:

据齐鲁网报道,临朐九山薰衣草小镇近日入选山东特色小镇。

还有各种画风清奇的特色小镇,随便再来看几个——

粮画小镇(画粮食的小镇,据称已有26位著名粮画家):

音乐小镇(衡水武强县):

剪纸小镇:

圣诞四季小镇(保定涞水县,按照芬兰拉普兰小镇“一比一”仿造):

风筝小镇:

葡萄小镇:

冰雪小镇(张家口崇礼县):

水浒特色小镇(菏泽郓城):

经过去年各级政府的大力提倡和支持,特色小镇今年已经进入爆发期,全国各地几乎是以百花齐放之势在兴建特色小镇,画风各种清奇,除了一些相对常见的,还出现了众多几乎难以脑补的特色小镇,比如前几日消息,热衷于在全国圈地建造产业新城的华夏幸福,与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人民政府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备忘录,包括打造旅游产业小镇、干红产业小镇、葡萄产业小镇、诗词产业小镇……

等等,诗词产业小镇是什么东东?二更君搜了搜,可能是这样的吧:

“欣赏”完以上所列举的特色小镇,你对这一新兴的产业“风口”有什么样的想法?

不可否认的是,这一概念的提出为许多中小城市的发展注入了一定的活力,但如何让其不流于表面,也许是更值得探讨的方面。

特色小镇的核心是产业,PPP推动产镇融合

特色小镇得以爆发式发展,与中央层面的政策引导是分不开的。借助这股政策东风,特色小镇一路扶摇直上,各省市纷纷下达目标,要迅速兴建若干个特色小镇,比如郑州市政府表示,到2020年,全市要培育15个左右特色小镇,山东省宣布,今年要开建首批60个“特色小镇”……

▼ 特色小镇相关政策时间线

· 2014/10/17

浙江省省长李强参观“云栖小镇”,首次公开提及“特色小镇”。

· 2015/04/22

浙江版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总体要求、创建程序、政策措施、组织领导等内容。

· 2015/05/25

习近平在考察浙江时,对特色小镇给予充分肯定,2015年年底在中财办《浙江特色小镇调研报告》上作了重要批示。

· 2016/03/17

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加快发展中小城市和特色镇,因地制宜发展特色鲜明、产城融合、充满魅力的小城镇。

· 2016/05/06

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要求加快特色镇发展。

· 2016/07/01

住建部、发改委、财政部发出《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提出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的特色小镇。

· 2016/08/03

住建部村镇建设司发出《关于做好2016年特色小镇推荐工作的通知》,下达各省特色小镇推荐名额。

· 2016/10/31

国家发改委颁布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加快美丽特色小(城)镇的指导意见》,随后公布127个特色小镇名单。

特色小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镇”,它的核心在于独特的“产业”以及“产业集群”,从而形成区域辐射,形成集产业、文化、旅游、社区、商业等功能于一体的新型聚落单位,达到生产、生活、生态的相互融合。

从前文所列举的特色小镇可以看出,目前风行全国的特色小镇大多集中于文化、旅游、服务等传统的地方特色产业,而在其它缺乏此类资源的区域,新兴产业特色小镇成为了主打的概念,如科技小镇、互联网小镇、金融小镇、大数据小镇等等。

但这种以产业为主导的特色小镇,与现有的产业集聚区、产业园区有所不同,它具备更多的功能和特性。

首先,特色小镇所承载的产业更具创新性,需要以新理念、新机制、新技术和新模式,来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会体现更强的集聚效应和产业叠加效应。

其次,特色小镇还承载着文旅功能。特色小镇的须植入独特的文化内涵,并直接表现在整体规划、建设布局、景观设计和建筑风格上,即使是主打科技集群的特色小镇,也会加入更多的体验性元素,如合肥将要打造的VR特色小镇就是典型代表。

此外,特色小镇也是一个宜居宜业的大社区。既有现代化的办公环境,又有宜人的自然生态环境、丰富的人性化交流空间和高品质的公共服务设施。

而在运作方式上,多数特色小镇建设都采用PPP模式,秉持“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的原则,将占地面积控制在1~3km²的范围内,打造一个高度产城融合的空间,并体现其特有的地域文化。

有特色要上,没有特色创造特色也要上

在特色小镇满天飞的今天,许多人都抱持怀疑的观点,认为特色小镇更多的还是在炒概念,等“风口”过去,飞上天的“猪”也就摔死了。

为什么这么说?这样的怀疑虽然有所偏颇,但也不无道理,毕竟人们对那些“大干快上”的事情难免会产生警惕心理。

当“1000个特色小镇”成为政治性的号召,1000个名额也就成为了各地争抢的稀缺资源,抢到名额就意味着抢到资源和政绩,于是乎就成了——有特色要上,没有特色创造特色也要上。

这种逻辑和模式总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想想就在不久前,全民创业、万众创新似乎也是这个路子,无数拔地而起的创新孵化器,它们都还好吗?

不过,特色小镇的意义恐怕不止于概念那么简单,成功的可能性也有无数种。

比如乌镇,不仅是远近闻名的千年古镇、旅游胜地,还引入了互联网科技的大IP,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再比如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被称为类似于美国对冲基金天堂——格林尼治的基金小镇的中国版,正在计划打造全国首个“金融+旅游”4A小镇。这个基金小镇于2015年05月17日正式揭牌,已累计入驻金融机构1010余家,资管规模达5800亿元,税收10.1亿余元,同比增长200%左右。

套路有点深,小心特色小镇的那些坑

为了成为少数成功案例中的一个,特色小镇还有很多的坑要过。

第一,当特色小镇的名额成为稀缺资源,就会成为一些地主粉饰政绩的途径,也会成为一些投资方圈地、圈钱的概念。特色小镇多以PPP模式推进,开发商以打造特色小镇的名义与地方政府谈合作,无疑可以拿到更便宜的地,并以更低的成本进行融资,因此,不少房企将开发特色小镇作为近年业务发展的重要方向,典型的房企有华夏幸福、万达、华侨城、万科、绿地、碧桂园等等。

如此可以想见,在本身高库存且去化能力较地区圈下的地块,房企各种项目一哄而上,而缺少必要的产业、人口支持,最终必须成为比三四线库存更大的泡沫。

第二,产业集聚困难,“特色”沦为同质化。现在能看到成效的特色小镇,大多缺乏长远的规划,产业功能都比较简单和分散,能将特色产业集聚起来的运营能力极为稀缺,以致科创小镇可能最后只剩下咖啡馆,冰雪小镇可能就只有生意清淡滑雪场了。

参与投资建设的企业往往讲求快周转、快回报,这就导致利用特色小镇资源大量兴建居住类产品。然而,以文旅为噱头的旅游地产被证实落空的居多,情怀到最后沦为一地鸡毛。

第三,寄希望于用特色小镇带动区域性脱贫——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2月8日,发改委和国家开发银行发布,关于《开发性金融支持特色小镇建设促进脱贫攻坚的意见》,为特色小镇建设提供多元化金融支持。《意见》提出,通过特色小镇建设带动区域性脱贫,实现特色小镇持续健康发展和农村贫困人口脱贫双重目标。

然而,在贫困地区以特色小镇带动脱贫,恐怕只能是空想。特色小镇的打造,需要极强的资本运作能力和产业运作能力,要有产业、商业、教育、旅游、生活、娱乐、休闲、医疗、物业等功能,还要有完善的交通等基础设施配套,政府往往把这些功能的基础建设都甩给合作企业,但对于开发商来说,在贫困地区打开局面意味着巨大的前期投入,小企业无法承担,大企业不愿承担,这种种原因导致在贫困地区谈特色小镇是一种奢侈。

一地鸡毛之后,成功的永远还是别人家的孩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特色小镇:没有特色,创造特色也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