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信军15年前的思想准备:“能力”跟不上,关系解除很自然

今天(3月29日),复星集团召开2016年业绩发布会。就在昨天(3月28日)深夜,复星国际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梁信军因“健康原因”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副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及薪酬委员会委员。复星创始人之一的汪群斌调任复兴国际首席执行官、薪酬委员会委员。

李晶


【关心房价?从圈内眼光透视中国房地产,就订阅微信公众号:地产二更】

15年前说中了今天的结局

回看15年前,梁信军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时的一句话,“在复星,只有永恒的企业利益,没有永恒的个人关系”足以证明,梁信军对复星感情的理性。而今天,因“健康原因”裸辞离开复星,一句“我们的心始终是在一起的”更不难看出,梁信军对复星感情的理性与感性的交织。

在致全体复星同学的一封信中,梁信军自谦“无论天资、情商、智商、财商,我自认只是中上。”然而,如果说郭广昌是复星的精神领袖,那么梁信军则一直是复星的业务核心。

“过去25年中,与你们共度的快乐时光会成为我最难忘的记忆;与你们一起不惧困难只管前行并且达成目标的经历会成为我对自我勇气的永远骄傲。”梁信军在公开信中说,自己是“比其他人幸运的”人,一是生逢鼓励知识分子创业的改革开放年代;二是有上海这样温润的气候土壤,“最最重要的,是创业之初,就幸运遇见广昌、阿汪等创业伙伴,以及在随后的二十多年中遇到你们所有人。”

从郭广昌的公开信中不难发现,他得知梁信军意欲辞职时的惊讶。“一个多月前,信军和我吃了次饭,聊了三个多小时。那天信军第一次和我提出:因为身体原因,他想暂时休息一段时间。我非常震惊,信军又再仔细地考虑和坚持,才有了今天我们共同的决定。”

在公司对别人还算客气的郭广昌,爆料称对二十几年来,对梁信军一直没有“客气”过,该说就说、该批评就批评。“当时我觉得肯定我是对的;但其实也未必尽然。这样的二把手,信军得需多少的容忍、多大的艰难调整,才能接受和面对当着大家的这种批评,换成我一定没有他这样的隐忍。”

或许,用梁信军15年前在《中国企业家》杂志说的一句话,可以作为今天对郭广昌不舍的回应:“我不需要对一个人的一辈子负责,他也不要对我有这么高的期望值。到某一天你的能力确实跟不上了,关系解除是很自然的事情。”

梁信军说中了结局,但没有想到原因。这一天的到来,并不是因为梁信军业务上的能力,而是身体上的能力确实跟不上了,而所谓的“关系解除”,如今也仅仅是工作上的关系而已。

在复星,只有永恒的企业利益,没有永恒的个人关系

相信,很多人对复星名字的由来并不陌生。但是对几位创始人为何会聚在一起创业却知之甚少。

“你不要以为我们几个一起创业,就是因为我们几个关系好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我们之所以能够合作创业是因为以前的确共事了很长时间,应该从1988年算起。”1988年,梁信军、汪群斌和范伟上大学二年级,一同就读于复旦大学生物系,梁和汪都负责团的一些工作,与上大四的郭广昌共事,而汪群斌和范伟同在一间寝室。第二年,谈剑考入复旦,也开始在团委工作中崭露头角。

在集团公司的名称选择上,之所以不是最初创业时的“广信”,是因为郭广昌与梁信军的印记过于明显,“不能包含这个创业群体的理想和理念了,很快就改了。”

郭广昌稳坐复星的头一把交椅,不仅因为他大股东的身份,“他情商高,起到一个很好的整合团队的功能,首先让这个团队各个人都能畅所欲言,同时还给大家适当分权,很好地协调。另外在战略思考上,每次当一件事达到一个水准,觉得可以歇一口气的时候,他都能提出重新创业,一个新的像大山一样的目标。”在梁信军眼里,郭广昌无疑代表了复星的形象。

与复星的创始人交谈,有一个字眼是从未听到过的,尽管每一个听说过他们的故事的人都难免想到它:友谊。

对这个问题,汪群斌表现得很直白,“不用谈什么友谊,5个人合作是因为相互需要。”梁信军津津乐道、谈笑风生的2个多小时中,对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没有过多的渲染与描绘。相反,梁倒是觉得另一个问题相当值得警惕。

“你看,我们5个人当中有4个是浙江人,都是复旦大学毕业的,都在团委工作,别人就会拿这个东西套,说我们是另类家族企业。这个非常危险。这的确也是一种‘血缘’,跟家族没什么两样。”

“以为用家族里的能人,他能力强,我就用他,不浪费人才,这个想法本身就很天真,那是自欺欺人。如果家里有人在公司身居高位,这在客观上会给人一种不好的印象,其实等于阻绝了更多的人才。”梁信军笑着说,复星不欢迎亲情。“在复星,只有永恒的企业利益,没有永恒的个人关系。复星不负责培育领袖型企业家、经理人。”在梁信军看来,宁可多培养一些财务专家、管理专家和营销专家,张瑞敏式的人物毕竟可遇不可求。

精英,以这三个“0.01为标准

“二十五年走过来,我深刻的明白要实现这么多目标真的不容易。如果不是精英组织,一定没法成功。所以,复星从来都是要打造一个精英组织,复星的同学们必须是精英。”复星一直坚持的精英文化,让这艘足以在国际市场狩猎的航母,已然形成一直战斗力极强的航母战斗群。

根据复星国际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汪群斌自3月28日起调任复兴国际首席执行官、薪酬委员会委员,执行董事陈启宇、徐晓亮同时获任联席总裁,而王灿、康兰、龚平则同时获任执行董事及高级副总裁;同时,李开复任独立非执行董事、薪酬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委员。

此次高管调整力度不可谓不大,调整之后,董事会层面的阵容较之前更加强大。从分工上,除了汪群斌为复星创始成员之外,陈启宇、徐晓亮、康岚、龚平五人目前也已经是复兴国际旗下几大核心板块的leader,其中,陈启宇主要掌舵大健康,徐晓亮扺掌大快乐、龚平主要负责地产,康岚负责保险。而王灿则主要负责财务。

五人当中,陈启宇、徐晓亮可算复星的“老人”,其余三人则相对年轻,王灿更是只有37岁。郭广昌在当日的一封信中这么评价几位新任干将:陈启宇、徐晓亮“都是从复星成长起来的老同学,深入骨髓的理解复星的文化和战略,一直保持着积极的创业状态、不断在自我突破,并在大健康和大快乐领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未来,他们将会承担更重要的责任。”而王灿、康岚和龚平“更加年轻,已经在复星工作了一段时间,能够快速理解和践行复星的战略;从某一块具体的业务起步,都在各自领域取得了优秀的成绩。而且从一个好的董事会组成来说,康同学拥有人力资源背景,王灿同学则有财务背景,龚平同学也在全球战略思路上有独道之处。因为他们的加入,相信将会有效提升复星董事会的全球化和年轻化水平,以及知识结构的合理性。”

另外,复星自2016年起至今公布了两轮全球合伙人名单,目前共有超过20位获入名单,这一名单囊括了复星旗下最核心的精英团队。事实上,据了解,为了打造更加年轻、专业、有全球视野的精英团队,复星集团下属各版块均在积极建立多层次的合伙人制度。

郭广昌在致股东信中提出,复星眼中精英的标准,可以用「0.01」来概括,即:需要找到那些能够比最快的人还要快0.01的人;希望找到那些比别人在学习上更强0.01的人;更愿意雇佣那些能够比别人多积累0.01的人。“现在,我们的确有一大批更加年轻、专业、有全球视野、同样富有企业家精神的同学涌现出来,在各个层级承担起更多的责任。这是复星最最重要的资产,也是复星能持续向前走的动力源泉。”

郭广昌表示,在精英组织的打造中还非常强调两点:一是「Glocal」,即「Global+Local」,强化深入当地的团队打造;二是复星的全球合伙人制度。“在复星精英组织里,我觉得对精英们的最高认可,就是能成为全球合伙人。”

郭广昌透露,复星集团下属各个板块正在积极地建立多层次的合伙人制度。“每一位合伙人都要不仅能在某一领域独当一面,还要以复星集团利益最大化的思路去打通、整合内外部资源,深展复星的生态系统。但复星的合伙人也绝不是终身制,每年都会有新增和退出。”

一直相信“相信的力量”的郭广昌,在致股东信中分享了两句他深信不疑的话:第一句是,人真正相信的东西是最有力量的;第二句是,学习是我们最大的智慧,甚至是唯一的智慧。

“在高速公路上走,如果有一个人的车子出了毛病,明显慢下来,你总不能始终在快车道上占着。在复星,只有永恒的企业利益,没有永恒的个人关系。”梁信军15年前说的话,放在今天的复星,同样受用。

 

参考资料:

《郭广昌致复星同学的一封信》 、《郭广昌致股东的信》、《梁信军致全体复星同学的一封信》 来源:复星集团

《梁信军首度披露:复星不培养领袖型企业家》 来源:中国企业家

《复星国际创始人梁信军辞职 汪群斌接任CEO陈启宇徐晓亮任联席总裁》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梁信军15年前的思想准备:“能力”跟不上,关系解除很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