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祖昱:“逃离北上深”其实是伪命题

上周日发布的《北京人口蓝皮书》,对于北京人口发展列举了一系列趋势特征,如外来与户籍人口双双下降、老龄化程度加深、超低生育水平格局未变等。并引起了大家对于一线城市人口发展的新一轮讨论,“逃离北上深”等话题也再次被提起。不过只看北京终归有些片面,还是连带上海、深圳,并对比全国平均情况...

上周日发布的《北京人口蓝皮书》,对于北京人口发展列举了一系列趋势特征,如外来与户籍人口双双下降、老龄化程度加深、超低生育水平格局未变等。并引起了大家对于一线城市人口发展的新一轮讨论,“逃离北上深”等话题也再次被提起。不过只看北京终归有些片面,还是连带上海、深圳,并对比全国平均情况分析,才更能反映一线城市人口发展的实际趋势。

一、2017年深圳常住人口增速仍达5.2%

在2011-2014年,北京与上海常住人口增速持续回落,不过在大部分时间内人口增速还是快于深圳。但从2015年开始,在城市人口发展战略出现分野的情况下,三座城市人口增速走势出现快速背离。

2015年,北京提出要疏解“非首都功能”、上海更是明确提出“守住常住人口规模底线”,结果是北京在2017年出现人口负增长,年末常住人口减少了2.2万人,而上海更是在过去三年出现两次人口负增长,2015年、2017年常住人口降幅分别为0.43%和0.06%。

深圳则恰恰相反,在2014年9月审议通过了《人才安居办法》,相对宽松的落户标准、普及面广泛的落户补贴(租房补贴最低档为本科6000元)在2014年即取得了良好反响,常住人口增速上升至1.41%,较前一年加快了0.6个百分点。2015年后常住人口增速更是持续保持在4.5%以上的高位。

近年来深圳与北京上海人口增速的差异,也正说明了一线城市依旧强大的人口吸引力,不难想象,北京、上海人口总量控制政策只要稍稍放松,又会迎来大量的外来人口涌入。近两年的“逃离北上”根源动因,其实还是在地方政府手里。

2011年以来北上深常住人口增速变化

注:2010年人口普查对各市人口总量进行了较大幅度的修正,故展示数据从2011年开始

数据来源:各市统计局

二、北京常住人口老龄化情况好于全国

北京人口蓝皮书指出,在2010-2017年,北京65岁及以上老年人增加了66.7万,占比由8.7%上升至10.9%,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但对比全国数据来看,北京常住人口老龄化程度并不严重,如2017年老年人占比较全国平均低了0.5个百分点。在大量涌入的外来年轻人口平衡下,北京的老龄化问题并非十分严重。

一线城市的老龄化现象主要还是体现在户籍人口上,据各地统计局最新公布数据,如上海2016年户籍老龄化比例为20.6%,北京2017年老龄化比例为16.4%。低生育率、平均寿命延长是一线城市户籍人口老龄化的两大关键因素。但与中小城市不同,一线城市本地户籍老龄人口的消费能力并不一定低于年轻群体,再加之大量外来年轻群体的平衡作用,我们还是毋须过于担忧北上深的老龄化现象。

2010-2017年北京常住居民与全国老龄人口(大于65岁)占比走势

注:上海、深圳均未公布每年常住人口年龄结构

数据来源:统计局

三、北京、上海家庭越来越“小”,住房需求总量仍在增加

随着社会观念和习俗的改变,在北京、上海,“小家庭”越来越多地出现,反映在指标上,即家庭户平均人口的下降。而这一指标的变化,也是上海、北京在常住人口总量减少的情况下,家庭户数量依旧缓慢增长的原因之一,如上海2015年家庭户增加了4.21万个,北京2017年家庭户则增长了4.9万个。换言之,即便在人口总量下降的年份,北京、上海人口的住房需求总量依旧在稳步增加。

深圳表现则比较特殊,2014年以来家庭户人口不减反增,这主要还是与深圳特殊的人才战略有关,相对较低人才引入门槛,必然意味者更多四人户乃至五人户家庭的涌入。因此相比北京、上海,在对于外来常住人口居住生活的“适老化”和“适幼化”方面,深圳反而应当更加关注、更下功夫一些。

2010年以来北上深家庭户平均人口变化

数据来源:统计局

四、外来人口的“居住舒适区”

北京人口蓝皮书提出,北京外来常住人口呈现“环中心”分布,集中分布在四至六环。实际上,在上海、深圳也有类似情况。在常住人口大于120万人的20个行政区中,北京、上海、深圳均呈现出 “房价越低、外来人口占比越高”的趋势,如深圳的龙华、宝安、上海的松江、青浦、嘉定均是如此。

但是在人口总量较低的行政区,房价与外来人口的反比关系则不再明显,这类行政区要么是经济集聚效应尚未显现,如北京的密云、平谷,外来人口迁入意愿不足,占常住人口之比只有16%和13%;要么是已经形成了比较高的进入居住壁垒,如上海黄浦、虹口的房价高企,外来人口迁入的支付能力不足,占比分别只有25%和19%。

北上深各行政区房价与外来人口占常住人口比例

数据来源:CRIC

就目前北上深的人口发展战略来看,未来北京、上海常住人口总量仍可能偶尔出现下降,但是户籍人口总数不太可能出现持续回落。即便是从疏解非首都功能、或控制人口目标的角度出发,类似2017年北京户籍人口减少的情况也不应当在一线城市持续出现,毕竟北京794万、深圳818万、上海980万的外来人口还没有户籍。虽然现在拥有居住证一样可以享受一线城市便利的医疗、教育等社会保障体系,也可以获得购房资格,但毕竟要满足各种年限或评分标准,譬如在子女高考、养老金发放地认定乃至住房保障与改善等方面,终归还是本地户籍更有优势一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丁祖昱:“逃离北上深”其实是伪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