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要和他最鄙视的人做邻居了!这几个国家的富豪都在害怕什么?

在经济转型的关键期,企业家群体的“信心”极为重要,其言行会成为普通人解读经济走向的风向标。海外购房是“首富”个人财务上的自由,但也希望他即便与阿布为邻,也要认识到,中国富豪和他所“鄙视”的俄罗斯寡头是不同的两类人,各自对国家和国民承担的责任也是不同的。​ 谭保罗 最近,媒体报道称...

在经济转型的关键期,企业家群体的“信心”极为重要,其言行会成为普通人解读经济走向的风向标。海外购房是“首富”个人财务上的自由,但也希望他即便与阿布为邻,也要认识到,中国富豪和他所“鄙视”的俄罗斯寡头是不同的两类人,各自对国家和国民承担的责任也是不同的。​


wangjianlin

谭保罗


最近,媒体报道称,在资本主义的心脏地带伦敦,中国“首富”王健林购入了折合7亿多人民币的一处豪宅。豪宅位于伦敦知名的“富人街”,王健林将和俄罗斯寡头阿布成为邻居。“阿布”全名是罗曼·阿布拉莫维奇,普京崛起后,他避居伦敦,是英超切尔西球队的老板。

突然间,我想起了媒体对王健林的一段采访视频。王健林曾热心赞助中国的足球事业,因此一些人会把他和同样玩足球的阿布相比。在这段视频中,一位电视台记者便这样问王健林:“有人把你比作阿布,你怎么看?”

听完问题,王健林有点情绪激动:“我觉得这是一种侮辱,我和阿布完全不在一个层次。”“阿布就是一个暴发户,靠切割国有资产发起来的,我的财富完全是靠万达在市场竞争环境中挣到的钱。”

王健林还说了阿布的两个问题。一是阿布个人修为不行,“他比我差远了,他成天花天酒地的。”这估计说的是阿布成天和超模拍拖。二是阿布钱可能还没他多。“从钱的角度讲,我还不知道究竟我和他比,谁多呢。”

这个被时间淹没了的视频,可以当八卦看,但我却从其中读出了中国和俄罗斯富豪产生模式的本质差异。俄罗斯寡头产生于“与国争利”,而中国富豪则产生于“为国分忧”,这注定了他们命运的不同。

俄罗斯寡头的来源是苏联解体前的地方官员和投机商人,他们低价攫取石油、天然气领域的国有资产。但他们的致富之路有着致命缺陷,其冒犯了俄罗斯在工业时代国 家治理的本质逻辑—国家控制自然资源,通过资源出口所得,维持对地方或加盟共和国的“转移支付”,以及人民可以承受的最低福利水平。

在转型期,寡头很开心地把本该属于国家的东西据为己有,那么必然会让新的统治者对国家的治理失去了“经济基础”。简而言之,寡头是国家的敌人,而不是国家的“朋友”。俄罗斯的七大寡头,后来多数人都混得不好,甚至死于非命。

但在中国,房地产富豪却是经济不可或缺的“补充”。我甚至认为,房地产公司可以比作国家财政的“第二套转移支付系统”。这个逻辑异常简单:大银行和股份制银 行都是国有或国有控股,房地产公司从银行贷款,资金会通过各种方式,最终进入城市开发之中,这和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异曲同工。

某种程度上 说,通过地产商的“转移支付”,远要比“跑部钱进”式的转移支付更有效率。因为,地产商“唯利是图”,其实等同于项目的“筛选器”,如果他们能抵制地方官 的影响,资金便会流向那些集中了产业集群和劳动人口,真正需要房地产的地方,而不是去建造“鬼城”。相反,后面一种转移支付在很多时候,效率缺乏到惊人的 地步。

在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王健林完全有鄙视阿布的资格。阿布是个对国家“无益”的人,而中国地产商则是“土地资本化”战车的必要配件,缺了它们,经济运转就会出问题。

伦敦是个神奇的地方。除了遭到驱逐的俄罗斯寡头之外,非洲的统治者、中东的王室,还有掘金于另外一个半球的东南亚权贵和富豪,都把这里当作资产“避险”的首 选地。但我不明白:这些人在各自的国家都是“不可或缺”的重量级人物,到底害怕什么?为什么还要到外国进行资产“避险”呢?

在经济转型的关键期,企业家群体的“信心”极为重要,其言行会成为普通人解读经济走向的风向标。海外购房是“首富”个人财务上的自由,但也希望他即便与阿布为邻,也要认识到,中国富豪和他所“鄙视”的俄罗斯寡头是不同的两类人,各自对国家和国民承担的责任也是不同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王健林要和他最鄙视的人做邻居了!这几个国家的富豪都在害怕什么?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