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地前总建筑师来做办公空间 他居然说要做成谷歌

雷格斯进入中国多年,WeWork也在图谋进入,潘石屹及离开万科的毛大庆,都将目光聚焦办公空间的创新。胡京凭什么认为他还有机会? 秦小东 见到胡京那天,北京的PM2.5指数接近爆表。还未入夜,窗外已是黑压压的一片。晚高峰的车流伴着车灯缓慢移动,显示着这座城市的拥堵。胡京说,这样的情...

雷格斯进入中国多年,WeWork也在图谋进入,潘石屹及离开万科的毛大庆,都将目光聚焦办公空间的创新。胡京凭什么认为他还有机会?


hujing

秦小东


见到胡京那天,北京的PM2.5指数接近爆表。还未入夜,窗外已是黑压压的一片。晚高峰的车流伴着车灯缓慢移动,显示着这座城市的拥堵。胡京说,这样的情景,不是他记忆中小时候的样子。

胡京出生在北京,所以单名一个“京”字,但自小离开后便很少来到这座城市。现在,他自信自己做的事有助于这座城市的改变。

在2015年11月离职前,胡京的身份是大型房地产企业绿地集团的执行副总裁、总建筑师。2015年,房企高管的离职潮与大众创业潮合流,许多低调的职业经理人开始走向聚光灯,饱含激情地讲述各具特色的创业故事,比如毛大庆、蔡雪梅、肖莉、刘爱明,其中也包括胡京。

在这个人群中,胡京刻意保持着低调,其公众关注度与行业成就和地位不太相称。胡京有着博士研究生的学历,身边人习惯称他为“胡博”。他在绿地工作15年,参与了20余个超高层项目的建筑设计。这些项目有不少能排进世界摩天大楼的前列,它们刷新着中国各大城市的天际线,也是绿地集团最为显著的企业标签。

胡京并不像一个典型的国企高管,言谈举止十分亲和、儒雅,谦逊有礼。加之身材高挑,长相帅气,是很多绿地人心中的“男神”。即便离职后,他的拥趸也没有减少。他坦言自己在绿地十多年,身上“绿地人”的标签难以摆脱,此番创业,也背负着千万绿地人期望的压力。

分布式移动办公

胡京把创业的方向瞄准了办公空间领域的变革。

这看似并不新奇。雷格斯进入中国多年,WeWork也在图谋进入,二次创业的潘石屹以及离开万科的毛大庆,还有数不清的以创客为主题的共享办公空间,都将目光聚焦这个领域。胡京凭什么认为他还有机会?

在胡京看来,服务于个体租客、创客和小微企业的同类产品,虽然附和了潮流,但并没有解决城市真正的痛点,也忽略了更多企业的潜在需求。

胡京将创业着眼于“分布式移动办公”。他要用真正的互联网基因来改造办公空间,并造出更适合主流企业的移动办公空间产品。他甚至提出一个口号——“无处不在的企业,家门口的办公”。

胡京创业的初衷,来自于其地产从业的亲身体验。作为地产商,他能计算出每一层楼、每一个座位在每一天的价值。这些年他发现,不少办公项目虽已被企业租用,但现今的企业员工更喜欢去外面办公或与客户洽谈,办公资源存在极大的浪费。

企业真要租赁那么大的面积吗?胡京认为很多企业的后台部门其实不需要在CBD办公,他们选择租赁CBD的写字楼也使得企业成本提高。他希望做出的办公产品可以解决上面两个难题,提高效率。

“传统的房地产应该动起来。”胡京认为,现在人们的工作方式已经变了,工作方式的改变对应着空间需求的改变。

过于集中造成的拥堵和污染等问题,是大城市的真正痛点。“我们线下的点的分布,是为了实现一种线上的协同办公,借助软硬件的工具来实现。这样就不用开车去一个集中的地点办公,城市道路中的车辆就会减少。”胡京说。

举个例子,在北京附近的燕郊,生活着北京的十万上班族,每天往返于北京和燕郊。如果企业把部门设到燕郊,甚至直接设到社区里呢?已经有人在做这个尝试。如果国内有七八家这样的大型连锁的平台的话,城市的交通压力可以得到很大的缓解。胡京甚至认为,以后,企业是否接受这样的移动办公方式,会成为人们进行职场选择的重要因素。

胡京是城市规划专业出身,对“城市病”深有体会。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都市白领每天花在路上的通勤时间接近两小时。这两小时是无效的时间。

胡京坚信,互联网可以改变这一切。他正在做的事,可以把高度集中的社会组织化生活稍微分散一点点。但又不至于完全分散,比如在家办公就不可取,因为无法自律,没有办公所需条件,且失去了社交的功能。

满大街的星巴克,其实就有这种分布式移动办公的影子,必须有一些成熟的办公产品来承载这种需求。“自然界凡要是活的东西,都是分布式的,这是造物主的智慧。”胡京说。

“办伴”

经过几个月的研发、选址、调试,胡京将在2016年三月份发布第一批试点产品。他为这个产品取了一个简单却让人过目难忘的名字——“办伴”。

“愿意跟我们合作的企业和机构特别多,目前地产行业有大量存量资产没有被激活。时代需要新的内容,就像星巴克也会开在故宫,但故宫绝不是为星巴克建的。”胡京说。

“办伴”有三块内容——线下部分(二房东),线上部分(IT),以及运营和社区服务。

前期的布点,胡京十分谨慎,他对每个项目亲自考察、甄别,目的是控制物业租赁的成本。“我要把价值让渡给我的客户,不依靠二房东挣钱。”胡京说。

“办伴”是处在地产和互联网交叉路口的东西,这使得其具备了双向的壁垒。胡京说:“这个产品对企业最大的吸引力,就在于线下有很多的点可供选择,线上有IT服务,面向企业内部的协作服务。”

胡京说,传统的房地产行业好像跟时代没有关系,但“互联网正在改造所有行业”。而他的创业公司,正是真正意义上的“房地产+互联网”——从下往上看是互联网公司,从上往下看是房地产公司。

互联网把一切行业的边界模糊化了。“谷歌也在做眼镜,做无人汽车,你说谷歌还是互联网企业吗?”胡京说,“我们做的,正是办公空间领域的谷歌。”

胡京的创业团队由十余位合伙人组成,且每个人各具特色,有来自地产公司的业务骨干,也有来自互联网公司的技术大拿。

目前,胡京和他的合伙人选择在一个传统的商务中心临时办公。这也有助于近距离观察和学习这个外来的竞争对手。此外,团队还考察过毛大庆的优客工场、潘石屹的SOHO 3Q等产品。

胡京发现,这些产品聚焦于个人或小团队、小公司的灵活办公需求,以及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中为创客提供空间和服务。然而,大公司同样会有移动办公的需求。所以他们的线上服务产品的架构是toB的,以组织的建构作为功能。他尝试做出几年后主流办公平台的雏形,用跨城市、跨区域的产品去满足未来主流办公的需求。

(文章来源:界面 秦小东)


转载免责声明:凡文章首注明 “来自:XXX(非地产人日报)”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管理员,邮箱:i@rdaily.c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产界 » 绿地前总建筑师来做办公空间 他居然说要做成谷歌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